你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社會責任 > 綠色環保
不惜代價投環保 綠色發展踐責任
發布時間:2015/11/30 15:25:00  作者:   閱讀數:12846
 

在中國,靠能源、資源消耗換取經濟利益的高速發展模式已經成為過去式,降低能耗、減少污染、提升品質成為企業最緊迫的思考命題,中國社科院一位社會學家曾坦言,“一個企業真正被人們認可看態度、看產品、看服務,更要看其承擔了多少社會責任。”環保是企業需要承擔的社會責任之一。在晨鳴的發展歷程中,現代化綠色環保紙業像一座燈塔,指引著晨鳴人不斷向前奮進。
    源頭控制,節能減排成了晨鳴的“生命工程”
    記者多次前往晨鳴的幾個廠區采訪,發現晨鳴的每個廠區都有一句標語:“規模膨脹,環保先行”。可見環保已經成為晨鳴明晰發展方向和路徑的一個基本原則,集團董事長陳洪國也曾不止一次地表示,晨鳴要始終把環保當作“生命工程”來抓。
    其實早在造紙工業起步階段,晨鳴就意識到了傳統“麥草制漿”帶來的污染的嚴重性,2001年,陳洪國上任后,晨鳴率先在國內同行業中全部淘汰了草漿生產,轉用木漿,盡管木漿生產原料主要依賴進口,成本高昂,但考慮到污染和節能問題,晨鳴依然毫不遲疑地更換了新的產業鏈,晨鳴總經理助理李棟說,“湛江項目是國務院推行‘林、漿、紙’一體化工程的重點項目,發改委將這一項目給了晨鳴,實際是對晨鳴主動更換生產線,承擔環保責任的獎勵”。
    在晨鳴早期的低成本擴張階段,赤壁晨鳴、齊河晨鳴、延邊晨鳴、海拉爾晨鳴等幾家子公司曾為晨鳴立下了“汗馬功勞”,但起步較早產能也就相對落后,它們相對于后來上馬的國際一流生產線,無論在耗能還是廢水排放等方面都有著較大的差距,自2011年起,先后5家子公司被關停,徹底退出了晨鳴的發展舞臺,陳洪國看著關停的子公司,在心疼的同時也長長舒了一口氣,因為促進環境的可持續發展,晨鳴義不容辭。
    一方面淘汰落后產能,一方面引進世界一流生產線和設備,從源頭上節能減排。晨鳴壽光項目負責人王景坤說,近年來,晨鳴在壽光本埠累計投資了300多億元,上馬了輕涂紙、銅版紙、白卡紙等抄紙線,配套建設了化機漿、廢紙漿等制漿線,引進項目就一個原則,節能減排。就拿銅版紙生產線來講,記者在現場了解到,銅版紙生產噸紙耗水量為3立方米,遠低于國內造紙企業7立方米左右的耗水量,甚至低于歐、美、日噸紙耗水。在原料上相比傳統紙機也有很大程度的節約,僅化學漿就能節約90%。目前,晨鳴壽光本埠高檔產品比重達到90%以上,各項能源消耗指標大幅度降低,噸紙綜合能耗為285千克標準煤。
    有了先進設備,晨鳴紙業也沒有忽視技術革新,“凡是有助于節能降耗和環保的生產技術和工藝,不管多難,不管多貴,我們晨鳴都會把它引進來”,晨鳴壽光項目負責人王景坤說。正是本著這樣的理念,晨鳴集團節能減排的目標逐步實現。
    過程“治水”,晨鳴有了自己的“水循環”
    造紙工藝對水的依賴度非常高,誰失去了源源不斷的水,誰就失去了未來發展的主動權,然而水資源缺乏是全球性的發展難題,尤其在中國北方,水資源匱乏問題更是日益凸顯,如何合理利用水考驗著造紙企業掌舵者的領導智慧。陳洪國的策略很簡單,就是打造晨鳴自己的“水循環”。
    為實現水的循環利用,晨鳴在生產系統中打造了分質、分量、分工序、分工藝的“一水多用”和“中水回用”方案,為進一步了解晨鳴的“治水”過程,9月1日,記者來到了晨鳴的污水處理工廠,親眼目睹了晨鳴廢水“由褐變清”、循環再利用的一系列過程。
    在污水處理廠內,直徑二十余米的巨大蓄水池依次排列,機器運轉井然有序,這就是2011年晨鳴剛引進的中水回用系統,記者跟隨工廠負責人從廢水源頭一直走到清水出口,眼看著生產線上排出的深色廢水不斷流入巨大的廢水處理池,經過厭氧、好氧、深度處理池后,廢水水質逐漸變清,記者從出水口提上一杯水,又緩緩倒入水池,在正午陽光照射下,水已透明。據污水處理廠負責人介紹,“經過處理后,廢水中的無機和有機碳化物含量減少,化學需氧量COD≦60mg/L,達到生產回用標準,可重新用于生產,日回用率達到40%”,基本實現了“水循環”夢想。
    事實上,在我國,生產污水中懸浮物多,色度高等問題一直是制約中水回用的技術難題,一旦攻克,對于實現水資源循環利用和可持續發展的意義不言而喻。 因此,多年來,晨鳴不斷與專業部門聯合進行試驗,逐漸探索出“中水回用”這樣一條經濟上合理、技術上可靠的制漿造紙廢水深度處理回用之路。晨鳴的“制漿造紙廢水深度處理回用技術工程示范和基地示范”項目被列入“山東省自主創新成果轉化重大專項”。
    晨鳴的“治水”之路絕不是近幾年才起步的。據了解,為減少工業廢水排放,晨鳴從1997年開始就建有自己的污水處理廠,2011年新引進的污水處理系統日處理污水量達到6萬立方米,總投資1.9億,引進國際最先進工藝,根除了原有系統處理效果差、處理效率低、運行成本高及排水不暢等問題,基本滿足壽光晨鳴生產污水的排放處理。
    末端“治氣”,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將減少三分之三
    廢水的問題解決了,廢氣的排放治理同樣刻不容緩。可喜的是,在“治氣”上,我國的廢氣處理技術已日臻完善,國產處理系統也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晨鳴要做的就是權衡利弊,因為晨鳴當前的廢氣排放已達到國家標準,更換新設備完全沒有必要。但出人意料的是,陳洪國毅然決然地決定上新系統,因為他知道,隨著環保要求的不斷提升,現有廢氣標準在幾年內必然再提高,晨鳴的廢氣治理必須要走到標準前面。于是,在壽光本埠,投資1.89億元的熱電二廠、三廠廢氣處理塔開工了。
    9月1日,記者前往晨鳴熱電廠采訪晨鳴“治氣”情況,還未到達廠區,高聳的廢氣處理塔便已映入眼簾,紅色的塔體與澄澈的藍天“相接”。張佩亮是在晨鳴熱電廠工作了23年的“老熱電”,也是電廠廢氣脫硫、脫硝、除塵環保項目的負責人,張佩亮告訴記者,“目前脫硝、除塵技改工程已經全部完成投入運行,脫硫二廠塔體已基本完成,三廠項目完成80%,很快就能投入使用,新處理系統采用國內最為先進的‘石灰石-石膏法’爐外脫硫、‘選擇性非催化還原法(SNCR)’脫硝和靜電除塵、布袋除塵相結合的除塵技術,使用后能夠將把廢氣中的SO2、氮氧化物和煙塵排放分別控制在50 mg/m3、50mg/m3和20mg/m3以內,相比現在的200mg/m3、200mg/m3和30mg/m3污染排放將分別下降75%、75%和33.3%”。毫無疑問,晨鳴組合起來的“脫硫”、“脫硝”、“除塵”的治氣“魔方”對于降低廢氣污染,改善城市空氣質量,實現經濟和環境協調發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循環經濟,晨鳴找到了“資源-產品-再生資源”產業鏈條
    在追求高品質GDP的時代,建立在資源回收和循環再利用基礎上的經濟發展模式備受各大企業推崇。在生產與廢棄物利用方面,晨鳴已經成功地走出一條循環經濟的路子,構成了“資源-產品-再生資源”三大循環經濟鏈條,一是“林-紙-再生纖維”循環鏈,湛江項目就是最大體現,此外,廣東、湖北、江西等子公司所在地也建有原料林基地200多萬畝,同步加強廢紙回收利用,年廢紙回收用量達130萬噸,節約木材300多萬立方米,林漿紙一體化成功降低了企業對國際紙漿的依賴程度,節約了森林資源。第二條是“煤-電-建材”循環鏈,具體來說就是對熱電廠的灰、渣等廢棄物加以綜合利用,配套上馬水泥廠和新型建材廠,使灰、渣變“金”,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可觀。第三條是“造紙廢棄物-制肥、發電”循環鏈。在晨鳴的廢棄物處理廠,造紙污泥、沼氣、工業垃圾等廢棄物經過處理變廢為寶,“或用于生產適合于農作物的復合肥,或進行發電,既替代能源,又消除了對環境的影響”,處理廠負責人說。
    全程監控,晨鳴玩轉高科技“治污”
    制度化管理是現代企業管理的題中應有之義,在晨鳴,管理方式除去人的管理,還引進了系統先進、功能齊全、監控周密的信息化管理平臺,可對全國各地各生產子公司的運行情況進行實時監控,晨鳴一方面實施信息化管理,一方面對公司員工進行環保教育,將綠色環保紙業理念植入每個員工的心里,外化為具體行動,形成全員環保的良好氛圍。在污染物排放口,晨鳴安裝了在線檢測系統,并與省、市等上級環保部門進行了三級聯網,執法部門可隨時調取排放污染物指標,不僅有利于企業內部自查自改,也方便管理部門實時監督。
    在對晨鳴的采訪中,從高管到普通員工,每個人對于綠色環保紙業都表現出了急切的盼望,董事長陳洪國甚至做出了這樣的表達,“對于環保,我們不惜代價,這就是我們的責任。”在企業發展普遍追求經濟利益的當下,一個肯在環保上下血本的企業尤為可貴,而這種成本也必將換來人們對其的認可。

 

上一條信息
下一條信息
jessicaandjane日本,jessicajane自由日本,jessica jane高清,jessicajane成熟 百度 好搜 搜狗